亦实亦美

陈奕仁


 

 


泛亚国际CEO

香港园境师学会前会长及副会长,资深会员

香港注册园境师

美国注册景观建筑师

加拿大注册景观建筑师

安大略省注册景观建筑师

英国注册景观建筑师

 

陈奕仁先生,泛亚国际CEO兼首席设计师。1985年获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景观建筑专业学位,同年进入香港EBC怡景师景观建筑事务所工作,参与香港海洋公园的设计。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移居加拿大,在加拿大EDA事务所从事多项重大城市设计及旅游规划项目。1997年-2004年,任易道及泛亚易道董事兼副主席。2004年至今,任泛亚国际CEO。

作为全球华人中仅有的持多国设计执照的专业资深景观设计师,陈奕仁先生从事规划、城市设计和景观设计超过二十年。在中国,他曾领军设计团队完成多个城市规划的项目,从概念规划到控规再到公共空间的建设,以他丰富的项目经验,为中国的城市发展做出贡献。作为总设计师及项目总监,他曾经主持多个国际性大型项目,其中包括香港竹篙湾迪士尼乐园基础建设、中国北京2008年奥运水上公园及奥运村,青岛高新区绿地水系专向规划,郑州荥阳索河综合整治工程等重要大型项目。近年,陈奕仁先生致力研究生态景观在房地产的应用,希望能与开发商一起,从新的角度塑造房地产景观。

同时,陈奕仁先生还热心教育事业,曾兼任香港大学景观学评审委员及客座讲师。在他和其他景观设计师的倡导下,创办了香港注册景观师条例。

 

自述:亦实亦美

撰文:陈奕仁
来自传统的香港家庭,受传统英式教育的熏陶的我,自小颇为热爱美学与艺术。高中毕业后留学海外,亲历了盘丝结缕的艺术分支。常记起初时的踌躇:是继续专研理科领域,还是解开艺术的情结?后来选择景观行业竟是出自高薪的企盼,却也是一条荆棘之路。

20世纪80年代初期,香港的景观行业尚属萌芽阶段,与建筑师、规划师的受重视相比,景观设计师在整个设计领域只是扮演着若有若无的隐形角色。从确立从业准则、注册条例到在大学开办相关院系,我们这代景观设计师见证了从无到有的行业历程,慢慢夯实了社会对景观行业的信任与尊重。香港的风风雨雨里,磨砺中未曾有过投身内地的想法,那些默默努力和坚持时至今日仍是份幸福之举。

投身内地发展又是份更大的机缘:梦想得以实现,事业得以发展。

但凡设计师年少时都会孵着此般梦想:进易道这样的大公司工作,主持迪斯尼乐园、奥运会之类的大型政府项目。只是那些眷顾竟逐一走进了我的现世人生,甚至还迎来了易道掌舵人的头衔。海外的景观设计事务所超过30人的规模就是大事务所,泛亚国际这样超过400人规模的公司也只有在中国才可能存在。身为华人设计师,海外的成长背景使我更能够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奉献一己之力。

拥有20多年的从业经历,多为大型项目的掌舵,如今我更偏爱注重个人风格的精悍项目,也希翼能培养下一代设计师,或许某天会进入象牙塔执教,以此种方式移植我的职业生涯。

对于设计,一直秉持绝对开放的态度,设计多元化是我对公司的期望,项目判断也绝不囿于我的个人喜好。

平常生活吃穿用度的各个方面,我都乐于追求一些新鲜的事物,十分享受新鲜感所附加的满足感。作为设计师,若是没有此种追求,又如何为客户创作高端的设计作品呢?


 

员工眼中的他:他者之语

虽然他在内地生活的时间不长,但是他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和造诣一点不亚于和他同龄的内地华人,他的二胡演奏技艺、他对中国文学的研究和探讨,都随着他的年龄不断地增长而深入。

随着景观事业在中国大地全面发展,相信他一定能够在这个领域不断地挥洒自己的智慧,用他丰富的实践经验和不断增长的理论知识,为广袤的大地带来新的景象。

——田明

 

Andross有很多面,也可以说是个综合性的领导者。首先我觉得他是一位设计师,将他对设计和美的认识融会贯通,他的很多灵感取之于生活,又还于生活所需的环境设计中,展现了他作为设计师的敏锐和感性。另外作为公司的董事和管理者,用他的为人处世影响着他的整个团队和员工的作为,潜移默化中训导出一批同样多面性的项目管理者。概括地说,他是一位极具亲和力的老板,一位严谨对待专业的设计导师,一位随时能应变的经理人。

—— Coco

 

四十而不惑的他,有才华且有范儿,经常以一种开放且时髦的姿态展现自我。他的逻辑缜密而又具有跳跃性,思想深邃而又深入浅出,视野国际却又具中国特色。因为“要做中国人自己的景观事业,要做好中国的景观事业!”,是他自己说的……

——Bobby


一个睿智的完美主义者,具有超强的凝聚力,拥有独特的大师气度,但时而又会显露出那一颗童真的心。游走于时尚的巅峰,并对创作时刻充满激情与活力,是公司的创意宝典。跟随他,能够感受到设计中的喜悦与悲情,感悟出创作的精髓与原动力,感动于灵感的展现。

—— Lily


 合作伙伴眼中的他:延展的记忆

作为一个在设计界打拼了数十年、蜚声国际的大师级人物,不知虚龄的陈先生,岁月在他身上似乎没有留下痕迹,爽朗、精干、思维活跃,优雅的气质、渊博的知识面,专业领域的认知,是不可多得的合作伙伴。

——王鹏(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政府区长)

 

他不仅是一位优秀的设计师、成功的经营者,还是一位热爱景观设计教育的热心人。他领导的设计公司为上海多家教育机构提供长期稳定的教学实践岗位,同时还积极投身教育,尝试校企联合办学,将一流的实践经验融入到景观设计人才的培养过程中,担负起一个企业家对人才培养的社会责任。

——王云才(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景观学系副主任、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


接触到陈先生,是从他主创郑州西流湖周边地区的规划设计开始。我想,对他的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的活力。他是个潮人。他的发型、着装,包括更换手机的速度,都显示出,他是关注新锐、关注未来的人。作为景观设计师,难得的是他的大局观。他会考虑把环境设计作为调动当地旅游资源的重要因素,提升周边土地的商业开发价值,使景观设计项目最大限度地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

——陈浩(郑州新区管委会发张改革和国土规划局规划编制处副处长)


媒体眼中的他:倾情设计的书写者

撰文:国际新景观

EADG(泛亚国际)的设计作品于细节处体现创新性、功能性、人文性和环保性,基于理性的艺术更加美轮美奂,与其一直秉承的创造可持续的人居环境的信念相吻合。一身潮人打扮的陈先生也透露出他带领的这个国际化设计团队的时尚、热情与专注。

有一种美丽会像天际线一样色彩明丽,辽远的空间感是陈先生营造的印记,每每会面都会有此种感受:喧闹城市中的绚丽灯光,色谱里的各种颜色都调至最为明快的节律,仿佛一首播放千遍的歌曲,停止键永远处于弹起状态。他的务实与入世显得十分极致,帅气的眼眸散发着聪颖的内里:了解西方的技术和理念,热爱中国的本土文化,注重实用功能和美学的结合,于人、于事、于企业、于行业等都持有负责任的态度,不一而足。

如若不曾了解,初见会以为他是某位蜚声国际的艺术家,似乎周围早就弥漫了一片鲜花和掌声,就是如此阵容的感觉,是王者风范么?深入了解后,会发觉朦胧感更加强烈,只有那些设计的作品,在为我们解读他脑海里每分每秒的情与思,传递出景观生态的分量、博采众长的特色、西学中化的执着。

印象评语的突出特点是鲜明比较,将陈先生和EADG(泛亚国际)进行“比较”,似乎双生,同样是现实、生态与可持续发展、传统与时尚有机结合,关注本土城市风貌,将西方的先进技术和理念运用于中国本土项目,打造宜居的生态环境。

 

全角度 | 陈奕仁

Q:国际新景观(INL

A:陈奕仁Andross

INL我们看到泛亚国际近年来除了在传统住宅项目上有所突破,例如成都龙湖小院青城、上海龙湖滟澜山等经典楼盘之外,也涌现出了北京2008奥运选手村、深圳中海大山地这样注重本土文化以及生态性的优秀作品,同时大尺度的开放空间,如武汉月湖公园以及青岛高新区生态绿地水系系统景观规划,都体现了文化与生态性的统一,能谈谈您对这点的体会么?

Andross现实、生态与可持续发展、传统与时尚有机结合是泛亚国际一直倡导和秉承的设计理念。

关于文化方面我有种体会:欧美发达国家在把他们经济模式推向全世界的同时,也将其城市风貌推向了全世界,世界五大洲,除了欧洲本土,美洲风行的是欧洲的城市风格,澳洲的景观也崇尚欧式风情,亚洲、非洲的沿海城市同样欧化,这些城市在走向世界顶尖地位的过程中,被重重地打上了欧风城市的烙印。中国传统的文明,亚洲,特别是东亚的独特审美,就在这种全球化中逐渐地消失。因此作为致力于在中国发展的景观企业,我觉得有责任设计出既能符合当下中国城市社会面貌又能满足老百姓需要的作品。

生态方面,公司早期在香港发展时就已经开始在关注,譬如:香港竹篙湾迪斯尼度假村、香港阳明山山庄。后来进军内地市场,这种要求就变得非常困难。一是,那时的内地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明确的生态意识,很多时候得不到政府的支持;二是内地当时具有生态保护这方面专业知识的人才非常有限。因此在项目操作上,往往存在着概念得不到落实的现象。但是创造可持续的人居环境是我们一直坚持的信念,当今,在低碳、绿色、环保、生态越来越受到重视的大环境下,我们泛亚国际当然要勇于尝试多做贡献。我们拥有国际化的设计团队,有能力消化西方先进的技术与理念,并将之运用在中国本土,打造宜居的生态环境。

INL:您刚刚提到泛亚国际致力于打造生态宜居环境,能具体谈谈您对宜居环境的理解么?

Andross:人类对宜居环境的看法有个漫长的改变,首先绿地是人居环境的必要条件。人类诞生之初,便依赖于广袤的大自然提供的一切生活所需,但在人类文明发展进程中,也发生了由穴居到聚居生活形态的改变,对自然的破坏日益加重,尤其在工业革命及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社会发展,绿地已从唾手可得的自然资源逐渐变成人类渴望企及的生活条件。城市绿地日益减少、社区生活环境逐渐恶化等问题日益显著。

这种情况,我们从十九世纪初开始到今天都能体会。西方国家更早地致力于解决这一问题,并积极地进行探索实践。他们不约而同地采取系统化的解决方法——构建城市绿地系统,我们可以通过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亚洲的日本和新加坡看到它的发展。

对老百姓来说,绿地的功能是直接性的,它包括:视觉效果、空气净化、温度调节,但对于设计师,它是远超过表面的功能。绿地是我们的工具也是我们的手法,是长远性和结构性的体现,它提供规划结构布局的连贯,生态系统的建造,城市空间脉络的串联,城市长远发展的基础,因此这个过程也是持续而长久的。

INL:我们知道中国是个城市人口高密度的国家,人均绿地率远低于发达国家,作为站在一线从事景观设计的企业,能谈谈当下您和您的团队所面临的问题么?

Andross:在中国的发展,针对一级开发的城镇和典型的开发区,我们都比较容易去满足绿化方面的营造要求,但在老城镇的改造,我们遇到的问题非常之大,到今天我相信还没有比较满意的方法,譬如现有交通网络,地下管网都没有预留足够的绿化空间,再者,在寸土寸金的老城区,如何平衡政府土地收益,给予更多绿化空间,这些都取决于政治管理层对绿化在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价值观方面做出的考量。很多时候设计师不能单纯只做设计还需要说服甲方,引导甲方,不要只给我们一条路,或一个花园,应该给景观设计师留有全局思考的机会。每做一个项目都应当把自己定位在为这样一个系统服务。

INL:泛亚国际在您的带领下已经走过30年,设计团队也日趋成熟,您曾提到,企业的发展归根结底是人才的积累,能谈谈您对人才的看法么?如何实现企业发展与人才培养相宜?

Andross:其实对文化的尊重也体现在对本土设计师的培养,这是企业的根基。外来的设计师只不过看得多,做得多,积累了一些经验,在创意上更新一些。而本土设计师对当地民风习俗的了解,对当地文化的积淀则是外地设计师无法比拟的。泛亚国际作为一个国际化的设计团队,有很好的条件进行“西学中化”,一方面我会多给年轻人参加一些大型项目和与外籍专家合作的机会,多积累实战经验,另一方面也对他们自身有三个基本要求。

即 K. F. C.: K- Knowledge 知识   F- Fusion 融合  C-Communication 沟通

首先掌握基本的专业知识。图画得不仅好看,还要准确,下笔要慎重,少一些形而上的东西,要多务实。现在都在提低碳、生态的概念,这种趋势是好的,设计师的人居环境价值观决定着景观的发展方向,因此年轻的设计师要担负起责任,在面对自然、文化、历史和传统时,我们应该多一份谦卑,以谨慎的态度“以新换旧”。

其次是学会Fusion,融会贯通。在今天的国际社会,仅有专业知识是远远不够的,我们毕竟是服务社会的行业,需要面对社会中的复杂问题。当今时尚界、饮食界等等都在讲Fusion,追求新的综合变异,务求达到一种新美学的境界。但我认为Fusion不只是一种结果更是景观设计师的能力。景观学本身已经是一门综合性的学科,包含了建筑、规划、工程、地理、生态、美术等学问,经过多年的整合演变形成今天的景观学,所以我认为景观设计师在本身的知识领域外,应该不断地参与多种领域,去领悟、学习,丰富自己在设计领域里的资源。

最后Communication方面,在当今的信息世界里显得尤为重要。表达自己的设计可通过多方面的展示方法,特别是在和甲方沟通时,设计师的沟通能力往往会关系到项目的成败。因此令信息得到有效地传达是成功设计师成长路上的重要内容。

INL:“Communication对于年轻设计师非常重要,和甲方沟通关系到一个项目的成败”,能具体解释一下您的这一观点么?您怎样要求您的员工有效推进项目?

Andross:和甲方沟通的确重要,往往由于初期沟通不准确而造成后期大量的返工,无疑会造成公司资源的浪费。

我希望我的员工在沟通中尽量换位思考,我们的客户有开发商、研究机构、政府部门与建筑工程公司。开发商可能更加注重项目的实际收益,因此要求会比较具体细致,同时也会限制设计师的个人想象空间;研究机构和政府部门比较注重项目的社会评价以及使用功能,设计师自由发挥的可能性比较大,但也要及时沟通,不能超越客户的承受范围。目前甲方整体素质上都有所提高,有些甚至经验胜过设计师,加之其对场地的了解,所提出的问题应该更加符合场地本身。因此,学会尊重甲方意见,站在客户的角度思考是我们的关键。

其次,设计师需要学会与甲方的沟通技巧。设计师面对甲方应由被动转化为主动,这对于设计师本身素质的要求也很高,需要具备一定的口才和项目经验。有些甲方很容易就说出他们想要的东西,而有些甲方可能需要设计师进行引导性的提问,明确项目要求和定位,保证每次设计沟通都接近客户想要的方向,而不是越走越远,直至最后翻大盘。

泛亚非常重视甲方的要求,虽然中国的房地产业还不是很成熟,但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与国际化日益接轨,我们相信有更多的开发商都开始重视自己的品牌形象。泛亚力求把每个项目都做成名副其实的精品,从而达到设计公司、开发商、消费者三赢的局面。

INL:目前,景观设计行业发展喜人,泛亚国际规模也日益扩大,例如刚刚组建的成都、西安以及深圳公司,您能结合行业发展谈谈未来对泛亚国际的发展期许是怎样的么?

Andross:未来景观设计公司的发展趋势将形成企业设计公司和精品设计公司并存的格局,一种是像泛亚这样的大型企业化运作的公司,另一种是只有十多个人走精品路线的工作室。这两类设计机构将成为未来景观设计业的主流力量。而遭行业洗牌的可能就是一些不专注、业务多元化发展的公司。

EADG(泛亚国际)会更加专注于景观这个行业,不盲目跟风,成为锐意进取的团队。我们要做中国最大的、分公司最多的景观设计公司。

推荐作品

设计传媒网版权所有归上海宇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OF THIS WEBSITE IS SUBJECT TO ITS TERMS USE.

沪ICP备12047325号-3
 沪公网安备 31010902001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