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东联如何打造新田园综合体

 

朱胜萱亲自为您解读

 

媒体:《国际新景观》杂志社 设计传媒网

受访人:东联设计集团|总设计师 朱胜萱 先生

 


在过去,我们做了很多大型的城市景观,里面有绿树、有花园、有河流……可之后发现,当我们做的越来越多,我们离真正的田园土地、绿色生命却越来越远。”作为2010上海世博会景观工程设计实施总顾问和世博公园总设计师,朱胜萱先生感触颇多。而正是与世博会的结缘,让这位拥有浓浓乡怀的人真正去认真思考了城市与乡村的关系。

在圆满完成世博项目后,朱胜萱与他的团队便迅速投身到各种“探索田园”的项目中去,从上海周郊的崇明托斯卡纳梦庄园,再到杭州贝莱特蓝莓庄园等项目,做了一系列潜心尝试。凭借先期的大量经验积累及实践效果,加上东方园林的雄厚实力及多元技术平台,东联设计更是组建了以朱胜萱为核心的田园东方研发队伍。

《国际新景观》有幸邀请到东联设计集团总设计师朱胜萱先生进行独家专访,和我们一起分享东联人的“田园梦”。

【对话东联| 探索田园】

《国际新景观》:朱总,您好!近几年您和您的团队投身到各种“新田园主义”的项目当中,能否与我们简单诠释一下您对于“田园”的理解,或者和我们分享一下您的田园梦?

我们的行业处在一个起步期,所有的人都在奋力直追,很少有人会停下来。世博项目以后,我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生活比较闲适。正因为有了这段时期,我才能有机会静下心来思考未来的设计发展方向。实际上,我重新选择了另一条设计之路。说到“田园梦”和“乡村情怀”,我觉得应该不止是我一个人的想法,其实很多人都有,只是在如今快速城市化的进程当中,我觉得大多数人的田园梦被埋藏了起来。只是我停下来休息的过程中,有了空闲,自己才会慢慢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我认为这不是我个人的一个乡村情怀或者是田园的梦想。作为一个设计师,你会去思考选择一条其他的路的时候,同时又找到自己喜爱和探索的一条路。



【对话东联| 田园综合体】

《国际新景观》无锡阳山田园综合体是今年3月落成的一个新的田园项目。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田园综合体”,您能否为我们解读一下这个项目,它和其他田园项目的区别在哪里?

对于田园项目,中国做了很长时间的探索。以前我们叫“新农村”,后来为了拉动旅游、乡村就业,出现了很多新农村的模式,如农家乐、采摘园及乡村度假村等。而今,我们所谓的“田园综合体”实际上是为了方便大家能够理解,它的根本是田野,且它是一个综合体。这种综合体模式实际上是从商业综合体,如万达商业综合体,以及随着轨道蔓延出的轨道交通综合体衍生出来的。它们都有一个核心,把其他的功能附加在这个核心上。但它的根本都是由一个核心驱动力开始的。例如轨道交通综合体,由于有了快速的轨道交通以后,自然在快速的轨道交通站聚集点开始附加上了商业、办公、居住。因而它的发展是围绕着交通便利,从而有了各种业态的混合。而以前的百货商店只有一个购物的单一功能,随着人们聚集的商业空间、快递物流以及网上交易的发展,因而人们购物的方式发生了改变。如今,人们更多的选择重点则是放在休闲、娱乐和餐饮上,从而出现了商业综合体。总而言之,综合体的魅力就是在于互相混合。而从来没有人提出“田园综合体”,我想是因为大家把田园综合体的商业价值忽略了。我们的田园综合体,应该是用一个田园为基底的核心,即人们对乡村生活的热爱,对自然生态的渴求,对回归自然、回到放松状态的一个基本需求,从而叠加各种各样的需求。比如说观光,其中一个项目是文旅,即文化和旅游,第二个项目是商业和居住。我们将以上两点与最本质的田园,即农业生产,结合在一起,就构成了我们的田园综合体的大板块。但这一定区别于其他的综合体,因为它基底不一样,因而叠加所呈现出的业态就不一样。

田园综合体意向图

 


《国际新景观》:我的家人已经去阳山田园综合体验了一番,回来和我分享最大的感受就是,让他们想起了小时候和他们的父辈及兄弟姐妹在一起的欢乐时光。我很好奇您是设计之初就已经把“引起强烈的乡愁共鸣”作为设计要求考虑进去了么?

为什么他们会有这样的感受呢?因为他们觉得这个地方美。其实,我们小时候和我们父辈生活的环境是非常美好的,有美好的风景和美好的儿时回忆。而现在的乡村,则给人一种肮脏、破败、萧条、昏暗的印象,没有给人美好的感觉。没有小孩的欢乐,没有老人的慈祥。这些东西都被城市化快速的进程中磨灭掉了。而作为一名设计师,在看到这种破败不堪的景象后,我特别想把乡村变美。这种美不是形式主义上的美丽乡村,而是实实在在让老百姓能够触动到的美,是让人们觉得回到了儿时记忆中的美好乡村。乡村的一些东西,通过设计师真心的打造,是可以回到以前的状态。

无锡阳山田园综合体建成实景

 

《国际新景观》无锡阳山项目是国内第一个田园综合体项目,从初期到落成的过程中我想应该会遇到一些挑战和困难,您和您的团队是怎么解决的?

最困难的问题应该是一个体制的问题。比如说在一个标准城市建造一样东西,它的产业链是成熟且完整的,其行业的配备很齐全。而在做“田园综合体”项目就会发现,第一没有人会做。比如说农业景观。设计师是否懂农业,而做农业的人是否又懂设计。这两个行业之间是没有混合的。那我们的设计师必须就要变成一位懂农业的设计师。你要知道种苗从哪里来,即下游;由谁来养护,即中游;最后即上游,销售给谁或者这些农产品结果后的最终去向。因此,我们东联从一个设计公司转变为一家全产业链公司。从培育种苗,到引导养护,到销售。这是一个将上、中、下游全部打通的过程。我们东联不断从策划、建设到运营的各种角色之间相互转换。

无锡阳山拾房文化市集的白鹅与华德福学校

 


【对话东联|新田园主义规划】

《国际新景观》对于田园综合体的实践,东联设计一直走在前沿,引领了整个行业及社会对于田园综合体的认识。东联也将实践思路沉淀在《新田园主义规划》这本特辑之中。可否谈一谈出版这本特辑的想法,它对于贵司以及田园主义规划生态设计的实践之路有着怎样的意义?

做这本《新田园主义规划》的书,最开始的初衷是一个分享。在并入东方园林之前,我一直是一个独立的设计公司。很多人都不理解我为什么加入东方园林。作为一名设计师,我认为设计师应该通过自身的智慧去改变这个世界,而东方园林正是给我这样一个空间,让我完成田园项目。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太快,而乡村的复兴和变革已被逐渐摧毁。如果通过一个类似乡建或农业项目,我们归结为“新田园主义规划”。运用这样一种新兴的规划方法和规划思路,去完成一个城乡规划作品,用这个作品去影响涵义。当我们的作品完成后,很多人会去参观,去了解它。这本书呈现了我们尝试过程中的所有心得,与大家做一个分享。也许在未来其他人想做的时候,能够从中找到一些原来我们走过的路,这里记载了一些弯路和设计心得。它确实有别于以往我们做过的所有新农村建设或者农业修复项目,它的高度高于以往的项目。

《国际新景观》最后,您对今后发展田园项目有怎样的计划和展望?

通过这次田园项目的实践,已有越来越多的业主找到我们,希望借鉴开发“新田园主义规划”经验去帮他们做乡建、农业修整项目、乡村风貌改制项目,包括一些农业项目观光旅游。但我觉得这条路会很漫长。当每一个行业刚刚兴奋起来的时候,其实会给予我们很多机会,整个行业都会有很多机会。我认为未来东联会借此机会,走得会更稳健。第一,我们不会麻木地仅抓住这条路,因为我们的业务有很多可能性。我们想做的是通过我们此次的全产业链实践,让所有人都意识到未来在实践此类项目中,应涌现出更多的种苗公司、材料循环公司等。如果没有这些产业链的结合,那么我们设计师呈现出的只是一副美丽的图画。我希望更多通过东联项目的实践,而不仅仅是设计。设计师能够理解乡村美学的人一定有很多,画出一副漂亮的美图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要能够在真正的乡村体制,施工环境和投入的财力下,能够真实的去实践,是希望设计师能够真正从站着变成趴着。我们的设计师都会亲自去现场进行监工。我想东联未来会扎扎实实做项目实践,从最早的莫干山,到现在的阳山,到未来新项目的实践。设计师如果只是单一的介入设计,那么他永远做不了田园风格,除非产业链已经完全成熟。而当产业链还没有完整时,那么我们就必须先建设产业链,把自己变成“农民”、“工人”、“销售者”等。

这条探索田园的道路之于东联设计,已经越走越宽。从最初对田园梦的义无反顾,到梦想渐渐被实现,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设计之外的社会责任,以及一股改变的力量!

采访现场:左,东联设计集团总设计师朱胜萱先生;右,《国际新景观》市场总监王贤华女士

推荐作品

设计传媒网版权所有归上海宇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OF THIS WEBSITE IS SUBJECT TO ITS TERMS USE.

沪ICP备12047325号-3
 沪公网安备 31010902001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