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域性美学

专访 美国俪禾Leedscape 设计总监 林振生 先生

 

 

美国俪禾Leedscape | 专访

媒体:设计传媒网  《国际新景观》

受访人: 美国俪禾Leedscape | 设计总监林振生 先生

采访时间:2014 725

 

 

 

【对话美国俪禾Leedscape | 地域性美学】

2014725日,受同济大学环境与可持续发展学院邀请,美国俪禾Leedscape设计总监林振生先生担任客座教授,为贵阳市政府领导60余人带来以“地域性美学——生态村落原型空间的研究”一课。课后,我们有幸邀请到美国俪禾Leedscape设计总监林振生先生接受设计传媒网独家专访。

林总,您好! 您在刚刚的授课中提到“守护村落原生态生活方式及丰产性地景形态,构建区域性城乡共生体系是地域性美学的根本“。那么,您在以往的设计中,是如何将原生态的生活方式及丰产性地景与景观设计结合起来的?

这个需要从几个方面来看。空间是一个体系,有时候从规划、到设计、再到落地,其尺度是不一样的,不同的空间尺度具有不同的模式,特别体现在地域性美学上。在规划和设计过程中,原有的脉络跟新模式结合的时候,有一个交融和有机的连接。从规划的角度来看,我们公司在琼海项目规划之初就考虑,让新的生活方式与旧的生态模式进行有机的结合。即使是外来人员,生活在那里也会感受到浓浓的乡愁。这其实是规划最根本的初衷。从设计的角度出发,我们一直强调的把在地化的材料、设计、工法及在地化的就业等结合进来。设计把原来空间的模式结合在地的可能性,将新的发展和旧的模式结合起来。这其实是一个修景、填补的过程,在原有的脉络和结构上,通过修景和填补的手法来提升当地居民对于空间品质的体现,而绝对不是大面积的开发、建设或是破坏。 “农村”在内地有一种负面的想象,而加入新的空间美学结合不同专业的想象力动员使乡村更有新的活力。就不会显得破败。它其实是人们回归田园、回归乡村

、寄托乡愁的一个最原始的地方,也是人与土地相连接最重要的根本。所以我认为大陆城镇化的开展要跨领域合作,应该多些思考,放慢脚步循序渐进。

您曾在中国台湾地区、荷兰等国家生活学习过,而今您又工作在北京,能否与我们解析一下您眼中这三个城市的景观地域性特点?

我在北京生活大概一年左右的时间。从空间尺度上来看,被山和长城包围起来。从都市规划的角度来看,它又被多条环线所包围,而北京人的居住空间模式又是一个四合院形式,所以我感觉北京像一个大“围城”。不管大到地景、空间规划、道路规划,小到住家,一直被重重包围,保护着人们,因而很规矩,空间的手法上就没有像南方城市那么弹性。我个人觉得,北京虽然是首都,但它的规划和基础建设有时比不上小城镇做的细致。它虽有一些封闭性,但又拥有很多资源。其历史的脉络、文化的积累造就了北京这座极具“气质”的城市。我个人还是挺喜欢北京这座城市的。

我留学的荷兰。相对而看,这个国家的自然资源相对贫瘠。三分之二的国土面积在地平面以下,所有的资源都要靠外。然而它知道它自己的不足,它需要变成一个进入欧洲的重要窗口城市。因而,它的农业、经济、观光旅游、政策都走在整个欧洲的前端。从地景来看,水利系统和农业资源是整个国家的基础。在整个城市的发展过程中,所有的专业者都会从不同角度对土地的规划提出专业的看法和意见。有一个统计表明,荷兰是全世界空间专业者密度最高的国家。所有的专家,包括水利专家、农业专家、规划专家、室内设计专家、景观专家等等,都会在一起共同探讨每块土地的规划。这个讨论是漫长的,但它的好处是一旦被建成,它会变得有序,不会被过度破坏。荷兰对于水利资源精密的控制,以及土地规划的多元性和跨领域性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台湾虽然小,但它的地景多元。从热带到寒带,其植物的种类丰富。这种生态的多元,再加上原住民及不同时期、不同地方人们的迁徙,即人类活动的多元化。因此,这两种多元化造就了人们对于土地的规划上更多的可能性、更多的讨论和更多的刺激。台湾在过去20年,当地政府已经在谈到城镇化。因为所有的都市发展到一定程度,将乡村的劳动力吸纳进来以后,乡村就会面临人口老化、就业机会匮乏等问题。台湾在面临这一问题时,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操作经验。台湾不管是文化、语言、地景等都与中国大陆非常相近,那么我们的设计师不如借鉴台湾以往的经验,来面对中国大陆新一批城镇化的建设。

 

 

对话美国俪禾Leedscape | 倾谈设计】

您所设计的项目从市政、住宅、商业再到规划,范围涉猎十分广泛。在众多作品中,您目前印象深刻项目的是哪一个?为什么?

我最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项目是琼海嘉积区万泉河西岸概念总体规划。我把过去在台湾、荷兰到内地的经验累积都投入到这个项目中,可以说是集我所有经验的一个抒发。无论是规划师,还是设计师,他们总希望有一些坚持。这个坚持能否在你的作品中出现,我认为这个是至关重要。我觉得琼海项目正是如此,我们秉承了自己的坚持、自己的看法和发现。我们希望在城镇化大潮中,设计师能够提出不一样的方法和观念,能够形成不同的操作方法和讨论。我认为一旦有这样的讨论,我觉得我们的项目就成功了。因为正是有这样的讨论,越来越多的人们才会关注这个项目,我们才能够听到不同的声音。只有操作方法和理念更多元化,那么未来的城镇化就不会单一。目前,我眼中内地的城镇化模式单一,不管是操作手法或是政策。我认为只有多元化,我们才可以看到不同东西的出现。

作为台湾景观学会会员,您参与并设计了2014青岛世界园艺博览会台湾园,能否与我们推荐一下其中的看点有哪些?

2014青岛世园会台湾园是与台湾景观学会合作的一个项目。虽然面积不大,但是我们在设计之初也颇费心思。如何在小小的1300平米内,让游客第一时间感受到台湾之美?这是我们之初一直研究的问题。我们发现,自行车产业是台湾近些年非常热门的产业。多个国际知名的自行车厂商都出自台湾。环岛自行车比赛也是时下年轻人中流行的重大赛事。自行车在台湾使用非常广泛。整个台湾,几乎每个县市都设有专门的自行车步道。从而形成了台湾独有的“慢行系统网络”。上到政府、下到老百姓,自行车已经成为了台湾人民生活不可分割的娱乐项目。第二,随着农业技术的成熟,种植兰花的技术也非常成熟。台湾也是兰花重要的生产基地。如何将兰花和自行车结合,作为一个台湾的象征,融入到台湾园的设计当中。这是我们在设计之初的想法。因此,我们提出了“兰色骑迹”。我们希望游客通过骑自行车和观赏兰花的过程,能够第一时间体验台湾。因此,我们设计了一个半开放场馆,在舞台中间架置几辆自行车,通过游客的踩动,头顶上的旋转幕布开始转动,将台湾的人文之美、历史之美、农业之美、旅游之美逐一展现。在后期世园会的运营中,我们通过不同的主题,如文化主题、产业主题等,来展现台湾的风土人情。同时,在展馆中大空间内,将兰花做成立体的,在兰花花瓣上铺上不同植物的色带,从而形成一个兰花的平面图。所以,“兰色骑迹”就此出现了。虽然说项目非常小,但我们希望通过小小创意,能够将台湾之美展现给游客。

 

 

对话美国俪禾Leedscape | 未来展望】

作为美国俪禾Leedscape的设计总监,对于未来公司和团队的发展,您有什么展望?

创新和创意一直是我们公司的核心价值。我们引进了美国先进的设计流程,以及景观规划和设计上的先进理念。我希望未来我们的设计师在住宅、商业、规划等领域,能够提出不同的设计方法和观点,能够在业界形成话题。希望这些具有创意的设计方法对中国景观专业有所贡献。设计的土地需要传达历史与文脉。我们的设计是一个平台。在旧的模式有一些创新的结合。设计如果是一个“浮岛”,与当地的脉络完全没连接。我觉得这种情况是非常可惜的。景观设计的根本价值还是在于人类的活动空间。所以我们公司在面临不同项目的时候,我希望我们的设计师能够切入不同的观点和方法。对于整个公司的发展,我希望公司规模应倾向于精简且核心的,是一个精英式的模式。不管是欧美设计师、台湾设计师、或大陆设计师,将公司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不同国家的设计师可以发挥不同的创意和特长,形成一种多元化。同时,我们也会将大陆优秀的设计人员派到国外去进行学习,增加个人能力的培养,并提供拓展学习的机会。我认为设计公司需要这种多元化和想象力的总动员,无论在任何职业、任何产业都需要这种可能性。设计是创意的行业,一旦失去这种创意,设计就会变得枯燥。总而言之,设计师的多元化、想象力的总动员,让我们公司变为一个平台,来连接不同的角色,未来做一些跨领域的合作。

推荐作品

设计传媒网版权所有归上海宇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OF THIS WEBSITE IS SUBJECT TO ITS TERMS USE.

沪ICP备12047325号-3
 沪公网安备 31010902001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