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于有形与无形之间——痛并快乐着


专访 意格国际总裁 马晓暐 先生




  

意格国际总裁 

上海市景观学会理事 

清华大学研修班客座教授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董事会董事 

 

马晓暐先生,意格公司创始人,现任意格公司总裁,首席设计师。1986年毕业于北京林业大学园林设计专业,后任教于北京理工大学工业设计系。1989年赴美就读于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建筑设计研究院,取得景观设计硕士(M.L.A)学位,毕业后进入明尼阿波利斯市Ellerbe Becket事务所工作。在此期间与艺术家Cliff Garton 合作设计并建成了奥瑞根州Beverton市政广场及影响广泛的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建州纪念诗园。1993年开始服务于著名的波士顿Sasaki Associates事务所,与多位景观规划设计大师包括StuwardDawsonEllen Ward等合作,参与了一系列重大项目的设计工作,其中包括印第安纳波利斯市水岸公园。19965月应聘于HOK,Inc.旧金山分公司,担任项目设计师及负责人,参与或主持的项目包括印尼巴厘岛度假酒店、中国北京华润集团总部华润大厦景观设计以及加州若干城市景观的设计工作。1998年底开始任职于以设计高档别墅区及度假酒店闻名的Hart Howerton事务所,参与加州蒙特瑞高尚住宅区的景观设计,并负责为旧金山市中心Sina广场和加州首府SacramentoCalpers总部大厦提供景观设计。良好的专业背景,加之在世界上著名规划设计事务所的多年从业经验,使之在各种尺度及各种类型的空间营造艺术上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已经成为了当代中国风景园林界的领军人物之一。25年的国际化设计实践使马晓暐在中西方园林文化比较学方面积累了大量的实践经验,在将中国园林文化与绿色低碳的国际理念融合与创新方面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见解,并在设计项目中进行了具体而深入的实践。自2004年起担任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董事会董事。2006年起担任上海市景观学会理事。 

特约编辑:王静




 

游走于有形与无形之间——痛并快乐着

撰文:马晓暐 

 二十多年前离开熟悉的北京,感觉一直都在游荡着,找不着根的感觉。每次看见面目全非的北京,心中都会有一种眼见自己祖坟被刨的痛。四五十的年纪,终于感觉自己的园林心犹如一颗种子早已被种在了三山五园的脚下,也终于获得了心灵的根。有了心中的老家,多少可以弥补些老家尽毁的遗憾。

园林设计也好,景观设计也罢,终究是一种靠别人的嘴表达自己思想的语言,真羡慕那些花百八十元可以天马行空自由驰骋的画家们。客户要的是可以出售的有形的实物,设计师时常看中的是有形物所表达的无形的情感。利益支配的有形物时常会扭曲了原想表达的无形理念,设计师也只能耐心地在每一次机会中尽可能清晰地吐出一两个字句,以期他日是完整的拼出表达自己内心的语句。

游走于无形于有形之间,无根亦有根,痛并快乐着。 


员工眼中的他:他者之语


设计师?领跑者?收藏家?老派的诗人情怀?洞察事态的行者?寻求大园林脉络的苦行僧?……好吧,他是我们认识的马晓暐。 

——谢文佳


一个不愿轻易向现实妥协的人,追求高品质的生活享受。十足的完美主义者,对细节的要求可以让人窒息。骨子里有着对传统文化艺术的酷爱,痛恨那些背弃文化根源的人。面对这个激进的社会他焦虑着、惋惜着、行动着,总想通过自己去改变些什么……  

——蒋斌锋

马总是我心中的行业领袖,对行业具有高度的前瞻性,真诚,完美主义者,对细节苛刻的追求,对文化艺术执着而热爱、有理想、高效率、思路清晰、是个具有时代责任感的设计师。 

 ——杨丽娟




合作伙伴眼中的他:延展的记忆

 一位不断超越自我的优秀华人设计师 

一位能共甘苦的合作伙伴 

一位有信仰和原则的好朋友 

 一个好人 

——姚成钢(海南中度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副总裁)

一个很上海的北京人,一个很北京的上海人,一个既会侃又会做的设计师,一个还没被这个世道彻底淹没的理想追求者。 

——吴海青(上海海波建筑设计事务所 合伙人)

 在马先生身上,我看到了“融合”二字,东西方文化的融合,艺术与生活、理想与现实的融合,而且这种融合是如此的自然,以至于浑然天成,他是少有的活得很有艺术美感的人。 

——庄苏琦(中国建筑上海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第九设计所 副所长)

马先生是一个有正义感和社会责任感的人,一个内心纯净的人,一个对所从事的专业很执着的人。 

——王玉洁(大连新发展集团 设计总监)

生长在“三山五园”脚下的马先生,自诩大学时是一个十足的“愤青”,而今已成为“意格国际”公司的总裁,却依然可以让我感受到他年轻时的那种慷慨激昂,经历了海内外设计市场磨练的马先生,始终对事业有着执着与热爱,更难得是他胸怀设计出对社会、历史、生态负责的作品的理想,令我尊敬!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他将会越飞越高! 

——毕燕林(上海盈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总经理)

 

媒体眼中的他:隐于设计的智者

撰文:国际新景观 

意格国际独具特色的整合式设计理念和多元化的组织结构,早已给《国际新景观》及其读者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广受媒体关注的意格国际总裁马晓暐,在言谈举止间散发着极具魅力的文化积淀,厚重的感染力还体现在他广博而恳切的见解里,那份随和与魄力也悄然并行。

纳各方各界人才,注重环境提升,考量地域人文,整合专业知识:这些元素都融合在意格及其设计作品中。以媒体角度言之,不正是马总所释放出的设计者的情怀么。才子文人并不缺乏理性思考,缜密的设计并不只见于德意志人士,或许是西方的生活和工作经历,令马总对本国的文化有了更加细致的挖掘,也赋予了意格作品以文化创新的平衡感。

对专业的执着、对业界的责任、对生活的热忱、对荣誉的淡然,马总展现出的是一份安宁,一种脚踏实地的沉稳感,却也不乏开拓者的冲劲,几乎让我们以为他的血液也在努力地思索,准备为积极的改变而付诸实践。

意格以设计整合人与环境为宗旨,尊重地域固有的文化特征,也关注设计的每个细节;思忖着这其中,马晓暐与自然相和谐的智者气质,定是占据了大比重的影响力;他先于许多人走到了远方,正开垦着多元化设计的土地,期待某天他的转身,我们能窥到其身后延展开来的片片风景……  


 

  全角度 | 马晓暐

Q:国际新景观(INL
A:马晓暐(马总) 

INL:今天,人们越来越关注低碳、绿色、环保、节能等字眼及内容,那么您能谈谈在当今世界所面临的问题下,在中国这个背景里做设计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么? 

马总:人类的快速发展与自然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而这反映在中国则更加明显,因为中国的发展速度过快,比如说中国的汽车拥有量直线上升,在去年就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消费国。这是在中国做项目的一个时代背景,设计师处在中国当前的发展阶段,由此,在中国的设计思路和手法与西方国家是十分不同的。 

人类建立在对物质过分需求上的生活方式而产生了对环境资源的超负荷需求,如果持续这种发展趋势,人类绝大部分的矛盾和冲突都将来自资源的争夺,地球是不会有希望的。哥本哈根大会集聚所有国家讨论碳排放的问题,归因于地球已经到了不可承载当今发展模式的程度。在这样的大背景里,设计师面对的是解决人类发展模式的问题,是影响到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极其重要的步骤。那么,设计师所做的一切都要在这个大环境背景下思考:如何通过设计、规划尽可能地集约化地利用土地。大的背景是全球范围内争夺资源,对中国来讲可能更加急迫。中国未来的发展模式将不再是以大量的土地来拓展新城域,而是要重新审视过去的二十年、十年、五年、三年所开发的用地,重新把这些无效或低效的不集约式的土地通过再建造、再规划,使之得以再利用。“再”字的被强调,则是设计师在未来的时间里所要为之的。 

谈及“再设计、再规划”:第一,不能重复大量开发新区等的设计模式,而是重新回到一种集约式的土地发展思路,集约式的利用土地就是专业整合。对于一个已开发土地的再设计、再规划,这必定是跨专业的。原来的模式:以规划单位为开始,然后建筑、市政、景观一条龙的线性程序,“再规划、再设计”所解决的一定是个综合问题。社会要求以整合式的方法解决已开发土地的问题,而不再是用指标控制、密度控制、高度控制、用地性质控制的简单手法去看待一块白地,也不再是动辄几百平方米的开发量,不再可以忽略建筑本身与城市的相互关系。因此,今天要借鉴的是整合式的思想,通过多专业融合、合作的方式一起解决这个问题,共同寻找答案,不是某个单一专业能自己解决的。这样一个思路来自社会文化的大背景和中国发展的大的现实,由其引申一个大专业的发展方向。这是一个已开发用地的再规划、再建造、再建筑的问题。所以,“再设计、再规划”是中国未来二三十年发展的一个方向,其中,必须强调专业整合。 

INL:那么在这样的大思路下,文化支撑和专业整合都是您所强调的,您能先谈谈文化的支撑,为什么在中国做这个是独特的,它赋予我们的机遇在哪,优点是什么吗? 

马总:中国文化有别于西方文化的一个很大特点在于人与自然的关系。西方风景画出现在十六、十七世纪,而中国的风景画出现的年代可以上溯到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文化本身尤其是道家学说强调天人合一、人与自然为一体。这样的文化背景下,一切都源于自然,如绘画、诗歌、戏曲、养生、道家、风水、建筑等,李白的诗“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表明的是种心态,隐喻的是自然,这些强调的都是人与自然的精神层面的融合。西方也从十七世纪开始学习中国园林,而西方人被东方文化所感染的原因恰恰是园林形式背后的文化、价值观以及人与自然的逻辑关系。东方文化拥有人与自然融合的话语权,而中国园林则是这种文化的最佳代言者。

现今,中国的发展可能处于产生大量高污染的时期,但这是中国处于全球化经济产业链下游的一种不得已。因为中国首先要发展、要生存,这种发展所带来的对自然的破坏并不是中国文化所乐见的。中国文化根植于自然,强调人与自然融合,进行了大量的实践,如依山傍水的杭州,西湖除了山水比例等的建造,还拥有着大量的人文积淀。宋代人口最多的地方就是杭州,没有人可以否认宋代的杭州是人类城市规划的最佳实践。杭州、苏州曾是文化最发达的富有地域,其也是人与自然谐和最完美的地方。中国园林是最好的实例,皇家园林、私家及自然山水园林都在人们居住的每一天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包括生活和精神层面的和谐。自然光线、自然通风、东西墙的利用、卧室、书房的采光处理、借鉴自然光的冬暖夏凉、朝向与地形的巧妙结合等都是观察自然后的和谐生活的生动实践,松竹梅的栽种用以陶冶情操,将自然做拟人化的表达而后达到精神层面的和谐,这是最低碳的生活方式。最不低碳的就是只把自然当作使用的对象而对其进行无休止地消耗。越是像中国和日本这样人均自然资源相对贫乏的地方,人们越追求精神的存在。比如,日本文化精致地做枯山水、寿司等就是在日常生活中追求人与自然精神的存在。精神与自然的高度合一才是最高的境界。

人与自然高度整合的中国文化赋予了园林设计师以整合人与自然(整山理水)的文化背景和权利,而西方最初是由建筑师来进行整合的。西方近代的城市建设也十分重视整合设计,如美国的SASAKI公司就是整和式设计的领军人物。中国的园林文化为当今设计行业给予了理论上的支撑,设计师对中国园林本身的理解应当超越表象与形式而去追求其本质。例如,今天大规模的仿造苏州园林,去追求几百年前的审美趣味是不恰当的,今天的我们应该用今天的材料来满足今天人们的生活追求,引导人们回归人与自然和谐的精神追求. 今天人们快节奏的生活、物质的发达程度、开阔的眼界是古人无法想象的。设计师应去伪存真,延续文化的精髓,但不应做设计上的“假古董”,单纯的形式上的模仿是一种逃避,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INL:文化是设计的基点,它带来了很多机遇和挑战,意格是如何利用机遇和挑战来进行统合设计呢? 

马总:设计的天敌不在于文化的包袱,而在于利益驱使下不愿意踏实地为每一个项目进行深层次的思考,寻找属于那个项目本身的最佳答案。当今的发展模式过分依赖于对资源的掠夺,科技和互联网的便利使金融投资方所获取的利润远大于实体经济的收益,使人们更乐于以投机取巧的方式来改善生活而不是脚踏实地创造。比如中国目前的很多房地产开发已经成为投资与投机的衍生品,不再是用来居住而是用来投机的。设计师要面对的不仅是生态责任,还有如何平衡人的居住、发展需求与环境的关系,同时还要面对投资与投机这一客观存在的需求,这使得设计师面临的挑战异常艰巨。社会层面的投机过度会导致金融危机,而金融危机的直接后果就是投机资本暂时远离建设领域,房地产投机狂潮开始消退,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设计行业也将开始回归本质:综合地解决发展和资源、环境、文化、民生、经济发展等综合效益的问题。

就意格国际而言:首先,意格的主设计师都有这样一个强烈的专业整合的愿望,其次,经过多年的合作及国内外的操作经验,已经具备跨专业的庞大知识体系,每个主设计师对其他相关专业都有所了解,具备合作的语言和提出建设性意见的能力,可以与其他专业的人士共同合作完成项目。意格国际一直坚持以设计整合人与环境为宗旨,在过去的10年里做出了很多有益的规划设计实践,并且对于未来的整合设计发展趋势是十分乐观的。如今人们正在开始意识到设计行业的改变(企业定位、操作流程、自身专业定位等正在转变),而这种转变开始的时候,意格过去的努力和积累一定会获得更加丰硕的成果。



推荐作品

设计传媒网版权所有归上海宇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OF THIS WEBSITE IS SUBJECT TO ITS TERMS USE.

沪ICP备12047325号-3
 沪公网安备 31010902001586号